<thead id="hfnp1"></thead>

    <sub id="hfnp1"></sub><sub id="hfnp1"></sub>

      <thead id="hfnp1"></thead>
      <thead id="hfnp1"></thead>

          <thead id="hfnp1"></thead>

            1. 您現在的位置:中華樂器網 - 樂器行業動態 - 正文
            2. 二胡演奏家周維 應將二胡注入新時代的生命

              來自:中華樂器網  發布:2013年11月05日  閱讀:

              二胡演奏家周維 應將二胡注入新時代的生命

              前不久,由中國東方演藝集團演出的大型風情音樂會《民樂也時尚——天下一家》,在北京世紀劇院連演兩場。作為中國東方演藝集團的藝術總監,為了辦好這臺晚會,他多次與導演、策劃人員等逐一檢查節目,有時半夜還在琢磨節目的修改意見。而作為著名的二胡演奏家,周維為音樂會親自編配、演奏了二胡名曲《二泉映月》、《賽馬》。為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周維在演奏中獨辟蹊徑,加入了大量時尚元素。周維精湛的演技和細膩而澎湃的激情引領著觀眾進入他的二胡世界,將當晚的演出推向了一個個高潮。

              近日,在忙碌間隙,周維接受了記者專訪,娓娓道來他與二胡的深厚情緣。他謙卑頓悟的一句話,讓人久久難以忘懷:“兩根弦就讓我摸了40多年,至今還有沒摸到的地方……”

              人生第一把二胡得來不易

              談起學琴經歷,已成大師的周維饒有興趣地向記者回憶起了自己小時候與二胡邂逅的那段經歷。上世紀60年代中期,江蘇東臺的大街小巷里總有一個走街串巷、叫賣樂器的民間老藝人。他身后背著一個筐,筐里面裝著笛子、二胡等民族樂器。藝人一邊走一邊用二胡拉著在江蘇流傳甚廣的《茉莉花》、《九連環》等民間小曲。藝人回頭發現,不管他走到哪里,有一個小男孩子始終尾隨著自己。“你喜歡二胡?”老藝人問男孩,男孩點頭稱是。“那你就跟家里要錢買一把吧。”“多少錢?”“三塊五。”男孩企盼的目光頃刻間黯淡了。此后,為了得到心愛的二胡,男孩把買早點的錢存了起來,足足攢了一年后,終于買到了夢寐以求的人生第一把二胡。這是周維藝術長征的起點。

              正是憑借著對二胡的酷愛,在11歲時,周維順利地考上南京藝術學院附中。在校期間,周維受到了甘濤、翟安華、馬友德3位老師的指導,并在他們的引領下走上了專業的藝術之路。17歲畢業時,周維以優秀的成績考上了上海音樂學院。在大學期間,學校先進的教育理念深深影響著他,也正是從那時起,周維同時學習了二胡、作曲、樂隊指揮、鋼琴等,全面而廣博的知識積累給了周維深厚的文化積淀,為日后他在二胡事業上取得驕人成績奠定了堅實基礎。

              當記者問是什么力量支撐著他一路走來,最終取得今天的輝煌成就時,周維這樣回答:“是源于自己對音樂的熱愛、執著與敬畏。堅持是一種偉大的力量,可以改變人生。”

              守正創新覓知音

              作為中國新民樂的領軍人物,周維一直致力于民樂的創新事業。在他看來,二胡注定要在創新的過程中去求發展。“如果二胡還停留在我們的老祖宗——劉天華、阿炳時代的話,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劉天華、阿炳有他們那個時代的生命,他們將二胡在那個時代發出了新的光彩。而如今,我們應該將二胡注入新時代的生命,發出新時代的聲音。”

              自從進入東方歌舞團(中國東方演藝集團前身)后,周維一直在探索一條將二胡與電聲樂器及東南亞國家的特色樂器相結合的道路,不斷拓展二胡的藝術表現力。在團里的支持下,他積極投身組建電聲樂隊,摸索著將二胡獨奏和現代電聲樂隊結合起來,以新的表演形式來表現民族樂曲中深厚、博大、豐富的內涵。1986年,周維赴加拿大溫哥華參加世界博覽會的演出,首次推出了二胡獨奏加電聲樂隊并配以四部女聲伴唱的中國民族樂曲《牧羊女》,大獲成功。接著,他一發不可收,相繼把《二泉映月》、《賽馬》、《梁山伯與祝英臺》等著名二胡獨奏曲重新配器,用電聲伴奏并加進民族打擊樂的方法搬上舞臺,受到熱烈歡迎。特別是他創作的《葡萄熟了》很快在全國流行,由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了總譜,成為各大音樂院校的教材,還在1989年成為二胡比賽的曲目。

              后來,周維進一步深入探索二胡與MIDI、二胡與東南亞樂器結合……總結這些年為二胡創新所做的努力,周維感慨道:“創新是民樂的根本出路。在藝術的范疇里,沒有不好的觀眾,只有不好的演員。我相信,在廣泛的接觸和選擇后,民樂會有越來越多的知音。”

              30多年來,周維帶著二胡走遍全國,演出2000余場,把二胡藝術送到了千百萬人的心坎上。同時,他還代表中國出訪美國、加拿大、日本等40多個國家,多次為重大國事任務和來訪的國家元首以及文化年開幕式演出,被親切地譽為“二胡大使”。

              功夫高深在弦外

              記者曾在多個場合領略過周維的二胡演奏,只要他出現在舞臺上,臺下立即屏息以待;當他拉出第一個音符時,立刻將人帶入情境,隨著他起伏的旋律,徜徉在他營造出的音樂世界里。往往是最后一個音符剛一收住,臺下立馬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周維認為,這一切源于功夫在弦外,藝術家要全面修養,不能只局限于自己所擅長的一方小天地里。“藝無止境,多數藝術家的基本功都相差無幾,差別就在意境不同,也就是他的閱歷與知識廣度不同。”周維向記者分享起自己的藝術心得,“專與博,只專不博,路子會很窄;在博的基礎上專,路子才會很寬,將來才有可能飛得更高。”

              今年,周維又多了個新頭銜:4月2日,經過競聘,周維當選為中國東方演藝集團藝術總監。據悉,周維是此次東方演藝集團企業改革誕生的3位總監之一。面對新崗位,他深感任重道遠:“職位的變化讓我感覺自身肩負的職責更大、更明確了,主要是負責藝術創作、生產及發展,具體來說就是制定藝術發展的規劃,把握藝術發展的方向,監督藝術生產的質量。”

              據悉,前不久,東方演藝集團內部做了重大調整,集中優勢兵力,將旗下的東方歌舞團、中國歌舞團合并成舞蹈中心,將東方民樂團、東方流行樂團、聲樂藝術團合并成立為音樂中心,此外還成立了東方舞蹈團。“雖已轉企改制,但畢竟是國家級藝術院團,因此既要滿足市場,又要考慮導向性和示范性。今年的《民樂也時尚》、《水墨中華·雅》等一系列演出正是我們的全新嘗試,目前看來反響不錯,在保證國家級藝術水準的同時也能迎合市場。”談及以后的工作,“創新”兩字再次被周維提及,“創新是我們生存的根本,不創新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人無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特,人特我絕’是東方演藝集團的治團之本,更是我孜孜以求的境界與目標。”

            3. 最新樂器行業動態
              樂器行業動態評論
              加載中...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月网